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全球危机来临,还能跳槽或创业吗?

随着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蔓延,任何创业或开启重大职业生涯转变的人都正面遭遇了一场巨大的经济冲击。

随着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蔓延,任何创业或开启重大职业生涯转变的人都正面遭遇了一场巨大的经济冲击。

但是他们经历了什么?他们又从中学到了什么?

英国的马尔科姆•贝尔(Malcolm Bell)和德西•贝尔(Dessi Bell)于今年1月1日推出了他们的时尚品牌Saint and Sofia,他们是联合创始人。他们花了两年功夫打磨这个概念,对供应链进行了复杂的规划。

这对夫妇是在伦敦经济学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认识的,此前经营过一个运动服品牌Zaggora——但不是在全球危机期间。随着新冠病毒不断传播,他们密切关注消息,在收到意大利友人的消息后,二人就为可能的封锁做好了准备。

接下来的工作是评估可能的影响。马尔科姆提出了一个问题:“当无人外出时,世界是什么样子的?”在做了一些商业模型之后,这对夫妇算出其公司可以在零销售额的情况下再运营18个月。

马尔科姆说这意味着不会立即裁员,“然后我们就准备应对冲击”。在封锁的第一周,销售额下降了40%。“我们不知道形势会往哪个方向发展。”

但事实证明衰退远没有他们预期的那么严重。销售得到了迅速回升,现在销售额比封锁前一周高出40%。他们还雇佣了更多的团队成员,并将一些业务发展计划提前。

随着英国人开始在家办公,Saint and Sofia的顾客们开始寻找更舒适的衣服。负责运营的德西能够调整公司精益及敏捷的供应链,以提供定制度较低的产品,并增加畅销产品的数量。

德西说他们很幸运。尽管该公司确实有后备供应商,但“没有出现太多倒闭”造成供应链大中断。

对她来说最重要的经验是“人们在困难时期真的很欣赏透明度。不要去做粉饰”。德西表示如果出现延误,事实证明消费者们是能够理解的,而且“他们似乎更有同情心”。

马尔科姆补充称:“未来几年学会接受变化将尤其重要。”

鉴于一些企业正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特别是在零售行业其他领域以及酒店和旅游等行业,Saint and Sofia的经历迄今是积极的。根据由几所顶尖大学组成的企业研究中心(Enterprise Research Centre)的数据,今年3月英国倒闭的企业比2019年同月多2.1万家,新公司数量也大幅下降了23%。

仅在美国,4月份失业率就飙升至14.7%,为二战以来最高水平。后来该数据在7月份好转至10.2%,但由于受到如此严重的经济影响,那些就业仍相对稳定的人就算守着现在的岗位不动也不能被责怪。

奥克萨娜•斯托(Oksana Stowe)则有不同想法。这位风险投资家在英国封锁期间不但决定要投职到一家新基金Redrice Ventures,而且这还是一家专注于消费和零售的基金。

这位从种子基金True Ventures跳槽出来的前投资银行家,正在寻找那些她认为可以在她“感兴趣”的行业引领颠覆的企业家。

一次“令人愉快的交集”导致了这次工作变动,而且她认识该基金的创始人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但远程工作需要新的工作方法,由于所有工作都是在虚拟环境中完成的,她不得不学习一些新的技巧,以弥补虚拟办公所失去的人们在面对面交流时领悟的那些微妙暗示。

斯托表示一个特别的缺点是,虚拟会议其实比面对面会议更让人筋疲力尽。“你让他们完全摸不着头绪,一切顺利吗?事情搞砸了吗?”举个例子,如果某人问题不多,“你不知道这是他们的本性……还是他们只是不好意思打断。”

她说一个意想不到的经验是,“噪音减少了,节奏放慢了,思考的空间变大了”,而另一个经验是Redrice团队“感觉联系更紧密了……尽管总体上有种脱离感。”

斯托相信当人们考虑换工作或创业时所面临的不确定性,其实自蕴藏机遇。“如果一个改变或一个新的开始让你感觉……适合你,我想说对一切意外机会保持开放的态度,或更进一步地愿意去接受,将赋予你力量去应对因选择或改变而遇到的低谷,并乘风破浪。”

南非MBA学生维拉•阿盖尔(Vera Argyle)抓住了这样一个机会,将此次疫情视为创建社会企业的机遇。

现年31岁的她拥有公司金融方面的背景,即将完成她在牛津大学(Oxford)赛德商学院(Said Business School)的MBA学业,然后准备找一份影响力投资的工作。她之前选了一门在约翰内斯堡的国际选修课,“在非洲做生意”。

当英国宣布封锁时,这门选修课被取消了,但她决定与家人待在一起,而不是留在她的学生宿舍。当她登上飞机时,南非也宣布封锁。

她自认是个厌恶风险的人,并不是真正的企业家,但在封锁期间她思考了该国约30%的失业率,知道人们将难以获得食物。随着餐馆和学校的关闭,农民们面临着农产品出售的困难。

于是她与姐姐和姐夫合作,成立了一家新鲜农产品配送公司,Locked Fresh,这一创业帮助她提高了自己的商业技能。

顾客会以高价购买成箱的农产品,也会买来捐赠,世界各地的顾客也可以购买成箱农产品来捐赠。“我没想到它会增长得这么快。”到目前为止该公司已帮助出售了5000公斤的水果和蔬菜。

阿盖尔表示这一过程“很快,也很脏”,“没有时间追求完美。你只需要站起来一路飞奔。”Locked Fresh的启动成本非常低,不到30英镑。对她来说这意味着“就算失败了也不会真的损失什么”。她说她还学会了“你需要回头客”。

她现在也更多地参与其中。作为一名会计师——她在毕马威(KPMG)工作了6年——她过去习惯了“在办公室研究数字”。现在她不得不管理生产,安排送货时间,确保新鲜食品不会变质,让顾客满意送货时间,以及处理各种小危机——比如箱子用完了。

投身影响力投资事业仍是她的目标,她也准备好回答一个面试中不可避免的问题:“你在新冠疫情期间做了什么?”

与此同时,该公司现在只提供用于捐赠的农产品,因为阿盖尔已返回牛津大学好完成MBA学业,与朋友们道别。她现在也在思考一个问题:从危机中诞生的Locked Fresh将如何演变?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乌夜啼高净值理财查询平台更专业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